國文博士鄒濬智老師談他的跨領域書寫歷程:從傳統中文系到鑑識科學

發表時間:2017-08-02 點閱:229

下午三點半,鄒濬智老師翩然來訪。之所以用「翩然」兩字,乃是老師來秀威之前,才剛錄完一個廣播節目,而且還得趁著五點半高速公路塞車之前上路趕回桃園──於是鄒老師和作家生活誌小編之間的採訪對話,便以一種明快節奏完成,也讓人稍稍地感受到老師埋首於工作、家庭、寫書的分秒必爭。

 

搜尋鄒老師的個人簡介,上頭寫著師大國文所畢業,專長領域為漢字學、民間信仰及國學之跨領域應用研究;有意思是的是,目前老師在警大擔任教職,在秀威出版的書並非傳統的國學研究,而是令人跌破眼鏡的鑑識科學領域:《破案關鍵:指紋、毛髮、血液、DNA,犯罪現場中不可不知的鑑識科學》(以下簡稱《破案關鍵》)、《誰說仵作不科學?--古代刑事鑑識實錄》(以下簡稱《誰說仵作不科學》)、《你也能當包青天--中國古代犯罪偵查實務與理論》(以下簡稱《你也能當包青天》)三本。三本皆與人合作,後兩本尤其著力頗深。

●鄒濬智老師親臨秀威,接受小編專訪。中為《破案關鍵》、《誰說仵作不科學》、《你也能當包青天》的編輯小雯

 

興趣廣泛,突破中文系的本位思考

鄒老師表示,他五專畢業於台中商專國貿科。商科五年畢業後,聽從心底的聲音去報名補習班;然後「聽說」中文系是學費最便宜的系所,他就報名了,最後居然也順利插大進政大中文系就讀。

 

大學畢業後不想馬上當兵數饅頭,於是就報考研究所、上了師大國文所。由於自己專科唸商、大學和研究所讀中文系,所以他興趣非常廣泛,讀書也就沒有固定的口味,較無本位主義的包袱。國文所畢業後考量到未來發展,進警大教書成為一個選項,同時也是不被「中文系」本位主義限制的一個表現。

 

在警大任教之初,鄒老師採用傳統的中文系教法去教授這些未來的人民保母,「但對他們沒有什麼幫助」,鄒老師如此說道。因緣際會下,要整理一些法醫相關文獻,於是鄒老師乾脆自行編講義,用做上課教材,讓通識課程的國文課轉為實用,這也成為《誰說仵作不科學》和《你也能當包青天》這本書的前身。

 

截長補短,與人合作出書彌補非本科系的不足

鄒老師不具法醫、警察等相關背景,為何能出版《誰說仵作不科學》、《你也能當包青天》這兩本讓刑事警察局偵查科科長林信雄、警察局淡水副分局長孫鍾傑、推理小說家呂仁、推理評論家冬陽等等人的推薦的書呢?鄒老師表示警大藏書和一般大學不同,以法政類、海洋類、自然科學類居多,他自己靠興趣自修補足書寫時需要的相關知識,還有就是和具專業背景的老師們合作。《誰說仵作不科學》,就是和中央警察大學鑑識科學所碩士、犯罪防治所博士,曾任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及南投縣政府警察局技佐、巡官、警務員出身的曾春橋老師攜手。而合作《你也能當包青天》的蕭銘慶老師則是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博士,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系專任助教授。

 

●鄒濬智老師和他的作品《你也能當包青天》開心合影

 

曾老師的專業背景對《誰說仵作不科學》的順利成書幫助很大,給予不少指正和建議。舉個例子:《誰說仵作不科學》這本書,鄒濬智老師判定兇殺案現場,死者「護胸」的行為是因為活活被燒死的自然反應,但曾老師因著專業經驗,提供另外一種可能:或許是「炭化」太嚴重的關係。此外《誰說仵作不科學》的照片也有賴曾春橋老師提供,並將原本六萬多字增補到八萬字,替內容增色不少!﹝小編按:這本書的刑事現場照片,非常考驗心臟,膽大者請進。﹞

 

說到仵作,不免令人聯想到周星馳的經典電影《威龍闖天關》。其中有一幕令人印象深刻:

  宋世傑:說給幾位大人聽,你是哪人?幹什麼的?

  陳 二:山西的仵作,大人。

  宋世傑:請問楊秀珍的丈夫是怎麼死的?

  陳 二:驗過骨頭全黑,是死於劇毒,大人。

 

鄒老師笑說,其實仵作有點像是「法醫助理」的身分,古時候身為案件承辦人的官員不願意碰屍體時,診斷死因的責任就全落在仵作身上了,也才讓仵作有動手腳的機會囉!

 

談談《洗冤集錄》,世界最早的法醫學專書

《誰說仵作不科學》、《你也能當包青天》這兩本著作頗多引用宋代宋慈《洗冤集錄》一書。經小編找查相關資料得知,《洗冤集錄》這本書不得了,乃是世界上最早的法醫學專書,比義大利費德羅的《醫生報告》還早三百多年問世。《洗冤集錄》成書於1247年,共有五卷,分為檢驗總論、驗骨、驗傷、中毒、救死方六大題材。

 

《誰說仵作不科學》和《你也能當包青天》除擷取《洗冤集錄》等書中的司法案件,分析當中的鑑識科技、法醫學理和犯罪偵查技巧外,還搭配今日時事加以佐證。《誰說仵作不科學》這本書最特出之處,就是將案件根據犯罪屬性,加以分類為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類,巧妙結合中國五行,堪稱一絕!《你也能當包青天》則有意識地編纂成為軍警、檢調犯罪偵查單位及司法教育單位專用的「古代法制史」、「警政史」、「專業文選」及警察考試「國文」科選讀之參考讀物。

 

可惜的是,坊間易得的《洗冤集錄》目前只有簡體字版本,只好期待台灣出版社有朝一日能為讀者們出版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