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知道自己得了癌症,人生就快結束了,哪還有時間憂鬱!」──專訪抗癌鬥士蕭正儀

發表時間:2018-01-16 點閱:631

今天作家生活誌邀請到了即將在十一月出版《因為愛,我存在》的作者蕭正儀老師來進行專訪。正儀老師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,早年曾從事精神科護士的工作,在幾年後轉職為文字工作者,然而正儀老師不幸地罹患「重鬱症」及「多發性骨髓瘤」,她開著自己玩笑說自己是成功收集重大傷病卡的病人,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正儀老師先後從重鬱症與癌症當中康復,讓我們來聽聽她的抗癌心路歷程,以及自己重回熱情之路的過程吧!

 

心靈轉捩點-寫作

正儀老師透露,因為學生時代不喜歡數學,加上父母都是醫學背景,在醫院裡又比較能感受人生老病死的過程有助於寫作,因此決定聽從父母的建議,踏上醫學之路、成為一名護士。在當護士時,她也不忘對寫作的熱情,參加了許多文學性質的協會,以及文學創作比賽,並受到很多老師、評審、前輩的鼓勵,司馬中原先生、楊昌年先生、簡媜小姐等等,都是激勵鼓舞她前進的貴人,更在醫院實習期間遇上了前中央日報主筆、國家文藝獎評審韓濤先生,有幸讓他指導創作,往後還因韓先生的鼓勵,到大學修課精進自己。

正儀老師說:「年輕時寫作都只著重技巧,停留在很會玩文字、很會表現的境界。經過了人生的歷練之後,就想透過寫作幫助每一個人。現在,我以寫作去反映生活,將寫作作為心靈轉捩點的出發。我曾在托爾斯泰的藝術論讀到某一段內容,大意大概是:『藝術是表現未來人們共同的生活與想法。』文學是八大藝術其中之一,因此寫作上,除了技術、文字練達,敘事邏輯之外,我更在意寫一篇文章跟一本書帶給別人什麼價值?例如,『人生是什麼?』『怎麼去表達人生的看法?』我的某位老師曾經說過:『哲學找到人生方向,而文學則是實踐哲學。』這是寫作過程中更重要的,不一定要有目的存在,而是有自己的軸心。在寫作當中,最在意的是到底要給別人什麼,至於書會不會受歡迎,有沒有大眾的市場,反而就不太在意了,那就交給出版社的編輯跟行銷們去煩惱囉!

 

信仰、憂鬱症、康復

正儀老師因為有精神科護士的背景與知識,當發現原來是好奇寶寶的自己,對什麼事情都沒興趣,也提不起勁時,猜想自己應該是病了,於是決定去看醫生,進而驗證了自己得憂鬱症的事實。作家簡媜跟正儀老師是多年好友,簡媜曾告訴正儀老師,年輕時太一帆風順,中年遇到挫折時,就很容易得到憂鬱症。而憂鬱症最後是如何治癒的呢?正儀老師十分幽默地說:「知道自己得了癌症,人生就快結束了之後,哪還有時間去耍憂鬱呀!」

 


●信仰猶如茫茫大海中的燈塔,插圖/高依 from 《因為愛,我存在》

 

正儀老師說:「人難免會遇到憂愁或是不順利,這時候『信仰』就十分的重要,它能幫助我們度過這些難關。因為信仰,我相信一切都是神的安排。生活應該順勢而為,順著環境與神的引導。神為我安排了家人,家人為我安排打點了生病後的週遭環境。所以我選擇了相信醫生,也相信這一切,若是我只相信自己,那這個病恐怕很難好。」

說也神奇,正儀老師所罹患的重鬱症,原被精神科醫生診斷為終生無法根治的精神疾病,而現在竟連藥都不用吃了。然而,醫生不敢掉以輕心,做出可能是體質特殊的因素所造成的影響,也因此要求正儀老師要定期回診,聊聊天。

信仰幫助正儀老師從疾病中康復,也從信仰悟出人生觀。正儀老師:「有信仰跟沒有信仰的差別在於,沒有信仰就不知道生命的過程、靈魂的歸處。即使今日風華絕代,但有一天衰老時卻不知道該如何面對。如果沒有信仰、沒有愛,人生是很苦悶的。信仰幫助我思考人生中到底什麼才是有價值?我從來不會傳教,信仰不被我視為一個宗教,因此我不會去掛十字架,或者拜東西保平安。只是接受了這個生命與信仰,就像我接受了別人移植給我的DNA。如果不相信信仰,每天在想自己能活多久,反而是虛度了自己的時間。而必須做的是,接受這個狀態,並活得很喜樂。」

 

「多發性骨髓瘤」與「幹細胞異體移植」

關於癌症的治療,正儀老師是透過異體移植幹細胞的方式治癒的。因自己的幹細胞不足,也必須避免親人可能擁有相同的疾病細胞,最後醫生決定異體移植一途,然而異體移植的死亡率很高,很多病患一出無菌室就過世了。而「異體移植」的主要原理,就是將自己的造血基因替換成別人健康的造血基因:因為正儀老師接受了某位不知名男性的造血基因,老師開玩笑地說:「現在自己身上流的是男人的血,血型也都從O型變成A型。」雖然「多發性骨髓瘤」是有辦法治癒的,但異體移植的過程卻是很煎熬的,必須要進行超高劑量化療與全身放射性治療,加上別人的幹細胞進到自己體內,多少會有排斥,還好排斥的現象不是發生於內臟,而是在皮膚的部分,在老師書中的〈浴火鳳凰〉一章中,可以知道這也不是什麼輕鬆寫意的副作用。

 


●插圖/高依 from 《因為愛,我存在》

 

異體移植之後的檢驗也十分辛苦,每兩個禮拜都要驗一次血球確認有沒有問題。不過,如果真的有問題,可能醫學教課書就要改寫了!因為異體移植的回診,正儀老師前前後後做過非常痛苦煎熬的骨髓切片十幾二十次了。她說,到後面都不覺得痛了。甚至連眼睛都要追蹤觀察,正儀老師告訴我們,因為哈佛大學指出,進行異體移植的病人可能會導致角膜潰瘍,所以要定期追蹤。正儀老師頓時成為醫學觀察研究的大紅人,各大醫生爭先的約會對象呢!正儀老師也跟我們分享,其實現在的幹細胞移植、骨隨捐贈並不像內臟器官移植一般可怕,反而比較像是輸血的過程,骨髓也都由幹細胞生成。

 

心懷感謝之意

正儀老師認為自己能大病痊癒要感謝很多人,雖然他們可能做的都是份內之事。但是正儀老師卻說:「每個人把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做好,就可以對別人產生很大的影響。」正儀老師感謝她很有耐心的腫瘤科、精神科醫生,非常關心病人的小丸子護士,以及綠衣天使護士。是的,心懷感恩,我想這是健康快樂的不二法門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