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格利特.虛假的鏡子:超現實主義大師的真實與想像

點閱:1

譯自:Rene Magritte:the revealing image

其他題名:超現實主義大師的真實與想像 馬格利特虛假的鏡子

作者:薩維耶.凱能(Xavier Canonne)著;陳玫玟, 蘇威任譯

出版年:2018[民107]

出版社:原點出版 大雁文化發行

出版地:臺北市

格式:EPUB

ISBN:978-957-9072-34-2 ; 957-9072-34-5 ; 978-957-9072-30-4 ; 957-9072-30-2


內容簡介

「『夢』不是要讓你睡著,而是要把你弄醒。」
◆認識超現實主義大師馬格利特◆
 
用畫筆建構出一場永恆之夢
用攝影貫徹超現實美學精神
在家庭相簿裡,暗藏著他的藝術家人生與白日夢
 
臺北市立美術館2018年「揭相:馬格利特影像展」展覽專書
帶你深入馬格利特的超現實世界
 
從家族相簿到創意攝影
畫作VS.攝影──佐證與對照
認識大師的頂尖想像&創意
 
◆特別收錄◆──展覽中看不到的對照畫作
典藏畫家過世10年後出土的珍貴攝影及影片
 
「奧祕的存在,就是心靈最根本的本質。」──馬格利特
 
「像詩,又似謎,馬格利特以他獨有的黑色幽默,戲弄我們跟這個沉悶無趣的邏輯人間。」──張照堂 攝影家
 
馬格利特,享譽全球的比利時超現實主義畫家,喜歡閉眼拍照,常以夢境自娛、從中擷取作畫靈感。人生歷經兩次世界大戰,他說沒有思想的繪畫和攝影,不夠用來認清這世界。世界對他而言,就是一個常識的挑戰。於是白日與黑夜共存、現實與想像合體,真假之中,他創造了矛盾、神祕的視覺刺點。
 
他是朋友口中「假扮成過著資產階級生活的平凡人,來隱藏他是個怪人的事實。」他厭惡……專業性的英雄主義……美好的感覺……裝飾藝術、民間傳說、廣告、公告的嗓音……童子軍、樟腦丸的氣味、當前發生的事和醉漢。攝影家張照堂說:「馬格利特是白日造夢者,將人的無意識視覺化,並質疑外現世界的存在與虛無,何者為真假?他用畫筆建構出一場永恆之夢。」他的作品有著詩意的豐富想像,影響了無數創作者,以及插畫、設計和流行文化。
 
臺北市立美術館於2018年9月29日,盛大舉辦「揭相:馬格利特影像展」,是近年來關於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的重要展覽。相關話題,再次引發討論,本書正是此次展覽的專書,由展覽策展人撰寫,他是現任比利時夏勒華攝影博物館的館長薩維耶‧凱能(Xavier Canonne)。書中一如展覽,透過畫家過世10年後出土的珍貴家庭照片和影片,揭露他日常生活及創作過程中的真實面向。
 
這批照片攝於1914至1967年間,大多己無留存底片,由私人藏家收存。直至1970年代中期,才終於出土。這些影像提供了另一條路徑,探究畫家的創作動機和作品意涵,同時也進一步了解彼時比利時超現實流派的發展,以及他與同期使用攝影為創作媒材藝術家們的關係,如:曼‧雷、豪爾.烏白克與傑克-安德烈‧柏法等。馬格利特的攝影,有別於他在繪畫中所透露的沉靜哲理,反而轉身將自己化為滑稽的即興演員,展現出一個藝術家在探索真理過程中,以諧趣開朗的智慧面對生命的幻化無常。
 
六大篇章,典藏畫家過世10年後出土的珍貴攝影及影片
 
一、家庭相簿──日常生活
二、家族的相似性──與超現實主義社群的關係
三、繪畫的相似性──與畫作的即興合照
四、許可的複製──來自照片的作畫靈感
五、對攝影的模仿──電影的影響
六、虛假的鏡子──創作歷程的探索
 
書中分為六大部分,前三部分認識藝術家的日常人生,接下來的四到六章,則反映他的工作過程,以及他與照片、電影、畫作之間的關係。最後一章「虛假的鏡子」,以馬格利特的名畫《The False Mirror》命名。馬格利特認為臉孔不能表達一個人真實的本性,只能提供一個外貌,一面「偽鏡」。鏡子完全局限於表面,無法穿透奧祕。
 
他在許多「肖像照」裡閉著眼睛,連結睡眠和死亡,好像陷入內在世界,專注於個人思想的鍛煉。與其說表達夢境,馬格利特閉眼的「肖像」更像傳達他的內在生命,一種行動的展現,這種行動代表他的思想,正是透過思想,他的畫筆給出了實質的形式。
 
1967年仲夏,馬格利特閤上了眼,這雙眼就算不是為他而閤上,後人也不該再將它們打開。其餘的,已不再屬於他,因為現在對這個世界睜大雙眼已經是其他人的事了。就算沒有轉變觀看,馬格利特對這個世界所做出的貢獻至少也改變了世界被感知的方式,將它一大部分的奧祕以符號,物件,和他選擇的外貌揭示出來。
 
馬格利特說───
【談超現實】
超現實不是一種美學,是一種反抗狀態。
超現實主義思想在各方面都具有革命性,並且必然反對資產階級的藝術觀念。
 
【談夢】
1936年的一個夜晚,我在一間房間醒來,房間的鳥籠裡有一隻睡著的鳥。一個奇妙的錯誤,讓我以為鳥從籠子裡飛走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顆蛋。我因而得知一個驚奇又新穎的詩意祕密。
基於這個啟示,我想除了籠子以外的物體,是否也能表現出蛋和籠子相遇,所激發出的詩歌。
 
【談神祕】
失去奧祕,事物本身就不可能存在。
如果我只是一部相機,絕不可能誘發神祕感。
 
【談電影】
我不拍電影,我拍的是過去美好日子裡的老片。
「道德」電影不是電影:它是乏味道德教訓的無聊諷刺畫。它跟道德教訓一樣,裡面都沒有道德。
 
【談靈感】
我的畫跟夢正好相反,因為夢並不意味著就是我們所說的那樣。我只能在神智清明下工作。清明不用我去請,它自己會來,也被稱作靈感。
 
【談藝術】
如果畫裡的物件禁得起被詮釋為符號或被解釋成甚麼東西,我的畫就成立了……
繪畫藝術如果沒有被或多或少當成一種神祕化的無邪形式,就陳述不了觀點,也表達不了情感:一張流淚的臉孔形象並沒有表達悲傷,也沒有說出悲傷的想法。想法和情感並沒有可見的形式。
 
【談畫作標題】
畫作標題的選擇是為了防止我的畫作被歸放到一個令人安心的領域。
標題必須是一個額外的保護措施,來阻止任何將真正的詩歌降格為一個無關緊要的遊戲企圖。

作者簡介
 
薩維耶˙凱能Xavier Canonne
 
比利時夏勒華攝影博物館館長,「揭相:馬格利特影像」展覽策展人。
 
於布魯塞爾Libre大學,研習藝術史,後於巴黎Sorbonne大學取得藝術史及考古學博士學位。曾策劃過曼‧雷、黎米勒、比利時超現實主義等展覽,並撰寫相關專書。
 
譯者簡介
 
陳玫妏
 
新北市人。荷蘭萊頓大學博士。曾擔任中研院研究助理、文教類廣播節目主持、社區與大學院校人文課程講師。現定居荷蘭,專職翻譯。譯有《我這樣告訴我女兒:寫給女孩們的信,關於勇氣、覺察、自信的能量與幸福未來》等書。
 
蘇威任
 
業餘(但專業的)法文口譯,法、英文筆譯。巴黎第七大學博士候選人,但現在發現有比唸博士更有趣的事。三十遊歷,四十而惑。譯有《產品設計,怎麼回事?》、《心靈之眼:決定性瞬間,布列松談攝影》、《藝術史的一千零一夜》等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