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生徒

點閱:1

譯自:女生徒

作者:太宰治著;李桂芳譯

出版年:2018[民107]

出版社:笛藤發行 聯合發行總經銷

出版地:臺北市 新北市

集叢名:日本經典文學

格式:PDF,JPG

ISBN:978-957-710-723-7 ; 957-710-723-0

附註:本電子書不附紀念藏書票 著者太宰治本名津島修治


內容簡介
明天,又會是同樣的一天吧。
幸福,這一生都不會來臨吧!
這我明白。不過,我還是願意相信它一定會來,
明天就會來,我要帶著這股信念睡覺。
 
《女生徒》一作榮獲第四屆北村透谷紀念文學賞。
日本無賴派文豪——太宰治,完整呈現少女正逢青春時期的不安心境。
 
本書以《女生徒》為主,收錄了《蟋蟀》、《阿三》、《貨幣》等十四篇太宰治專以女性獨白體創作的短篇作品。太宰治雖為一名男性,卻能細膩詮釋出各年齡層的女性,在不同環境下所產生的複雜心境。這一篇篇女性獨白,彷彿是由書中人物直接與讀者傾訴心聲般,讓人能感同身受,她的不安、她的無奈、她的憂愁都將深深觸動內心最柔軟之處,見識女性溫柔且強韌的生命力之美。
 
《皮膚與心》
「一走到外面,陽光眩目,讓我覺得自己像隻醜陋的毛毛蟲。在我這場病康復之前,希望這世界都一直處在漆黑的深夜裡。」
——最引以為傲的肌膚上長滿了不明膿包,彷彿陷入深淵的她,為什麼無法直率地接受丈夫的溫柔照顧呢?
 
《葉櫻與魔笛》
「如果連我也對此事保持沉默,一輩子都不跟任何人說的話,妹妹就能以美麗的少女之姿死去。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的!」
——不經意地看見了妹妹與男人間的情書,她該如何守護將不久人世的妹妹。
 
《燈籠》
「我們一家的幸福,不過就是更換房間的燈泡罷了。」
——她要從頭開始說起,她要向神明傾訴。這二十四年來的努力,不該因為一時的邪念而瓦解。
 
《蟋蟀》
「我想,在這世上,你一定是對的,錯的反倒是我。可是我到底是哪裡不對?錯在哪呢?我真的不知道。」
——貧窮的丈夫逐漸在社會上出人頭地,她的內心卻滿是煎熬……。
 
《等待》
「只要與人見面,隨口說出那些「近來可好?」、「天氣變冷了!」之類言不由衷的問候時,就會痛苦地覺得,這世上沒有比自己更差勁的騙子,好想就此死去。」
——她討厭人類,比起去朋友家,她寧願待在家裡跟媽媽一起縫紉。但自從戰爭開打後,她每天都會坐在車站的長椅上等人,等一個素昧平生的人……。
 
《阿三》
「正直的人應該不會感到痛苦。經過深思,有件事我很佩服。為什麼你們能如此認真、正直呢?難道這世上一開始就很清楚地把人分成兩派嗎?一個天生就能冰清玉潔地過完一生,另一個則否。」
 
——帶著孩子從避難地返家後,發現丈夫總是鬱悶不安,察覺事有蹊翹的她,該如何面對這一切變化?
 
《貨幣》
「我原以為人類遭逢命在旦夕的危機時,會將物慾、色慾全拋諸腦後,然而事情卻不是這麼一回事。人們一旦走投無路時,似乎是會面無表情,貪婪地啃食彼此。」
——由一張紙鈔的角度,看盡人性的醜陋與美麗。
 
《羞恥》
「當美麗的女孩感到非常羞恥,不知所措時,真的會有種想將灰撒在頭上,放聲大哭的感覺呢。」
——明明是以匿名的方式寫信給小說家,但小說家隨後發表的作品中竟有和自己同名的主角,這是巧合?還是她早已被掀底了呢?
 
《女生徒》
「儘管他們斥責我們沒有正確的希望和野心,但如果我們要追求正確的理想而付諸行動時,這些人會守護我們到何時?會指引我們嗎?」
——正逢徬徨不安的青春時期,面對充滿未知數的未來,無所適從的她該抱持何種心情來度過這段煎熬?
 
《千代女》
「可是,媽媽,我並不是千代女。」
——自從她的作文被刊登在雜誌上,周遭的大人開始自私地將夢想寄託於她,這將替她的人生帶來何種風暴?
 
《招待夫人》
「對夫人深不可見底的溫柔感到茫然不知所措的同時,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,所謂的人類,就是擁有某種和其他生物全然不同的高貴。」
——她看著夫人心力交瘁地忙著招呼訪客,心中除了心疼,還參雜了些氣憤,夫人的溫柔是如此高貴,同時卻又如此廉價。
 
《十二月八日》
「你們就是沒有信仰,才覺得夜路走來困擾。我,正因為有信仰!所以夜路走來就跟大白天一樣!跟上來!」
——一九四一年的這天,日本向美英宣戰,日本窮困的家庭主婦是過著怎麼樣的一天呢?
 
《無人知曉》
「女孩子,真是奇怪的生物,兩人之中若有一名男人介入,不管之前交情多麼親密,對彼此的態度還是會突然一改正經,就像冷漠的陌生人般。」
——她心中的情意,被無預警地點燃。這份熊熊燃起的情感,除了自己以外,從沒人知曉……。
 
《雪夜的故事》
「我願意相信這個故事。就算這是科學上不可能發生的事,我還是願意相信。」
——弄丟了伴手禮的她,百般難過下憶起了哥哥提過的故事,即使心中明白這是虛構的,但為了能讓自己豁然開朗,她決定相信這則故事……。

作者簡介
 
太宰治 Dazai Osamu(1909~1948)
 
本名津島修治,生於一九○九年,青森縣北津輕郡金木村。父親曾任貴族院議員。中學時期成績優異,並開始在同人雜誌發表小說、雜文及戲劇。
 
一九三五年因短篇《逆行》入選第一屆芥川賞的候選作品。後續出版《晚年》、《虛構的徬徨》、《二十世紀旗手》等作品後深受注目,奠定文壇的地位。接著陸續發表《跑吧!梅洛斯》、《越級訴訟》等多部名作。同年秋天更以《女生徒》獲選第四屆北村透谷紀念文學賞。
 
一九四八年,以《如我是聞》再次震驚文壇,並開始執筆《人間失格》。但隨著結核病的惡化,對於時代寵兒的身分感到疲憊,與愛人山崎富榮在六月十三日深夜,於玉川上水投水自盡,結束其燦爛多感而淒美的一生。

  • 皮膚與心(p.4)
  • 葉櫻與魔笛(p.34)
  • 燈籠(p.48)
  • 蟋蟀(p.60)
  • 等待(p.80)
  • 阿三(p.86)
  • 貨幣(p.112)
  • 羞恥(p.124)
  • 女生徒(p.140)
  • 千代女(p.196)
  • 招待夫人(p.216)
  • 十二月八日(p.232)
  • 無人知曉(p.250)
  • 雪夜的故事(p.264)
  • 太宰治生平年譜(p.274)